阿薩布魯

關於部落格
如果哪天我死了,絕對不是因為我想不開,而是因為想的太開。
  • 11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說故事時間

有一群人為了與自然爭生存而聚集在一起共同生活。
他們聚集成了部落,再進化成城市,蓋上了城牆。
有了城市,人民也有了階級之分,蓋上城牆之後人們便不再對外接觸。
由於故步自封,所以內部的互動益形頻繁,也導致了彼此的矛盾和衝突與日俱增。
為了要保護自己不受別人的傷害,每個人的心靈都長出了一根鋒利無比的刺。
而這根刺由無形而有形的成為了他們身體的共同特徵。
城中的人為了不讓彼此被刺所刺傷,所以發展出一套禮儀規範。
讓彼此保持距離、維繫這個地區的和諧,就這樣過了幾百年。
故事是: 有一天,有一個外地來的小孩路過此地,看到了守門的衛兵胸口上長了一根刺。
雙方都很驚訝對方跟自己的相異處。 小孩跟守衛談過之後,決定進城去解救城中的人民。
小孩要讓他們知道,如果沒有那根刺他們會活的更快樂。
但是被守衛阻止,因為他怕這個沒刺的小孩進城會被城內的人刺傷,甚至會被刺死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上為前言=====================
被阻止的男孩仍然不死心。
他覺得,懷抱著對於別人過剩的防衛心,以至化成實體的尖刺活著實在是太悲哀了。
於是他在城外搭了一間小木屋,打算來個圍城計畫。
男孩每天早上都到附近的森林狩獵,以求溫飽。
下午就到城門口,大聲宣傳抱著尖刺生活是多麼愚蠢可悲的事。
起先,居民們在好奇心驅使之下,聚集了大量人潮到城門聽男孩高談闊論。
一個星期過去了,一個月過去了,然後是一年。
聚集的居民與日遽減,他們嘲笑著男孩那些聽起來不切實際的論點。

「我們幾百年來不也活的好好的,作啥要改?」戴著金邊眼鏡的男子說。
「你怎麼會沒有刺咧?唉噁,好噁心喔。」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女孩說。
「你以為你是誰?三兩句話要我們改了老祖宗留下來的規矩?」柱著柺杖的老人說。
「別這樣,我看他是不知道刺的好處,你要不要加入我們?長刺很簡單的。」拿著鋤頭的大嬸說。
到最後,男孩只剩兩個聽眾。
一個是守衛,一個是同樣在城門附近賣花的女孩。
只是她在城門的另一邊。

「我說阿,你什麼時候才要放棄阿? 說破嘴也不會有人改的啦。」
守衛好氣又好笑,他看著男孩挫敗太多次了。
「哎喲,你站這邊聽我啦咧這麼久了,都沒有受到感召喔?」
「感你個死人骨頭啦,每天在這邊被你疲勞轟炸,你不膩我會煩啦。」
「不說這個了,反正你也不會聽。那個女孩是誰阿?」
「她喔,她家住在城北……」

持續沒有聽眾的某天午後,男孩跟守衛閒聊了起來。 他注意蜜蜂很久了。
蜜蜂是他給女孩取的外號,因為她笑起來甜的像蜜;同時有著尖刺,像蜂。
女孩當然不知道男孩奇異的心事,她只覺得這男孩很奇異。
蜜蜂有個男朋友,一個相貌猙獰的傢伙。
他跟那根刺倒是挺配的,男孩常想。
同時給那個幸運的傢伙取了個外號叫蜈蚣。
男孩從來沒看過蜜蜂跟蜈蚣擁抱或是牽手,任何親密一點的舉動都沒有。
如果不能擁抱是因為尖刺,因為需要保持距離的關係,那牽手呢?親吻呢?
在守衛告訴他蜜蜂的男友就是蜈蚣之前,他從來沒想過他們的關係如此密切。
或該說是不願去想。

男孩只知道,如果蜈蚣出現在蜜蜂身邊,隔天她身上不是多了點小飾品,就是浮腫著雙眼。
然而,還是浮腫著雙眼的次數比較多。
「禽獸。」男孩啐道。

男孩持續著失望與無力的日子,他已經想不起當初為什麼這麼堅持。
堅持這現在看起來真的像是笑話的的舉動。
更讓他灰心的是,蜜蜂那少之又少蜂蜜般的笑容,在這些日子裡變的更少了。
而那笑容是他仍然沒有離開的原因。 他的心不斷的被掏空。
被偶而經過的居民的訕笑,被他想見卻見不到的笑容掏空。
又過了一陣子,蜜蜂左手包著繃帶出現在城門附近。

她的攤位擺的比平常更靠近城門,也更靠近男孩。 於是男孩鼓起勇氣向蜜蜂搭訕。
「常看妳在城門附近賣花,卻沒有機會跟妳說話呢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我在這裡發神經這麼久了,妳應該認得我吧?」
「嗯……」
「如何?我想聽聽妳有什麼高見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我是個帥哥對吧。」
「嗯……咦?」
「謝謝。」 男孩笑了。
「你是個怪人。」 女孩也笑了。

那是他朝思暮想的笑容。
已經夠了,男孩心想。
他沒有繼續留下來的理由,除了蜜蜂不算的話。
可是蜜蜂心裡卻有另一個人,一個不值得住在她心裡的人。
「妳的手怎麼了?」
「受傷了。」
「這我看的出來。怎麼傷的?還好麼。」
「就……刺傷的。」
「我猜是蜈蚣害的吧。」
「蜈蚣?」女孩歪著頭反問。
「阿阿不對,就是…妳的男朋友。」
「你怎麼會……」
「我有線民。」男孩朝守衛撇了撇頭。
「你不只怪,還是個變態。」
「唉呃..沒這麼嚴重吧。怎麼說也住一年多了,關心一下鄰居很正常吧。」
「誰跟你是鄰居阿!」 蜜蜂笑罵。
這也是他朝思暮想的笑容。

我得試一試。
男孩這樣告訴自己。
被拒絕也好,至少試過了,離開才不會有遺憾。
「其實我今天要離開了。」
「咦?為什麼?」
「妳也知道大家的反應,我放棄了。」
「你的說法本來就很怪嘛。」
「果然嗎?」
「雖然我好像有點理解你的說法了……」
「喔喔?那我就很高興了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其實這一年來我一直很喜歡妳。」
「嗯……咦? 你又在說笑了齁。」 蜜蜂笑了。依然是……
「是真的。我喜歡妳的笑容,喜歡妳高興的樣子,也心疼妳傷心的樣子。」
男孩也笑了。
苦笑。
「但是就算再怎麼糟,妳的身邊還是有個人。 所以其實我這告白算是在自爆啦,說完心情也舒暢一點,妳要加油。」
「我們分手了。」
「咦?」
「你猜對了。」
「這樣阿……那……」
「可是我也有刺。我不想像他傷害我一樣傷害你,何況你連刺都沒有。」
蜜蜂打斷男孩的話。

然後是一陣短暫的沉默。
「沒關係的。」男孩說。
「什麼沒關係,你甚至不是很認識我。」
男孩解開領口的兩顆紐扣。

「妳看,我的胸口剛好有個洞。」
他笑著說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END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